从小我就有个未曾谋面的媳妇十五岁那年爷爷去

时间:2019-09-11

  噗通一声就被绳子给套住了,我和东子欢喜的跳下来,准备抓回去玩儿。可是刚下树,小狐狸就咬断绳子,跑到土堆上,恶狠狠的盯着我们,开口就说,你们给我等着!

  晚上睡觉的时候,还是跟她睡,但她刚上床我就往外跑,她冷冷的喊了声,我也没管。气喘吁吁的把匣子抱了过来。

  最先来的是个白胡子老头,手里杵着根枯木杖,身边跟着个年纪跟我差不多的女孩,长得水灵灵的煞是好看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东子已经不哭了,捏着拳头说,石头哥,我们怎么办?

  石头哥,你有没有发现,你媳妇家太怪了!东子有些害怕。

  醒来的时候是躺在柔软的大床上,周围都是古色古香的家具,旁边就是东子,我们身上的衣服都换了,伤口也包扎过。

  上面有把很奇怪的锁,我打不开。只能找了个书包把东西都装在里面,出门顺了铁锹,想要上山将爷爷他们埋了。

  后山里有很多小动物,他看见过一只小狐狸,白天我们偷偷跑了出去,带了水果设了陷阱,两人趴在大树上,中午的时候小狐狸果然嘴馋跑了过来。

  我急忙起身下床,出门就遇到小绿,她说小姐出门去了,好像是打听苏家村的事。

  随即小胖子就嘀咕起来,好像是在背口诀,时不时拨弄一下,又过了半个小时,他才趴在桌面上,翘着屁股说,不行,要不我们去找小灵姐。她肯定能开!

  到棚子前面,看见二赖子的尸体被挂在横梁上,歪着脑袋,寒风里不停的左右晃悠。

  遗憾的是到现在都还没见过我媳妇儿,不知道那天看见的美女姐姐是不是她。不过东子很快就发现了好玩的地方。

  往后几天,我们顺着小河翻了很多山,走了很多路,那两只大老虎一到晚上就出现,第二天都会留下食物。

  好,但这事要是让你爷爷知道,以后见你一次打一次。我威胁他,小胖子点了点头,跳下桌子跑到门口就不见了。

  媳妇姐姐没有责备,回头吩咐道:小绿,去拿三颗夜明珠,再给尸王一颗元气丹,助他恢复修为!三位可满意?

  我和东子脸色发白,脑壳上全是冷汗,但东子比我年幼,抓着我的衣裳只会抖,我只能咬牙站起来。透过门缝,刚才的小丫鬟后面还跟着几人,手里端着烧鸡,猪蹄之类的东西。

  可能是年幼的关系,面对美食的诱惑,我还是把门开了,她们也没拿我们怎么样,东子和我才放开大吃。

  小灵也坐上另外一头,俏脸通红的问我去不去。石兽还能飞?我也非常好奇,爬了上去,坐到小灵前面。

  昨夜下过暴雨,里面全是泥水,而且进去后发现洞有点深,我用嘴咬着手电低头往前爬,又冷又脏,也顾不上害怕。

  晚上我正准备和东子上床睡觉,小绿就来了,带我去洗澡换衣服,回来后走的不是先前的路,我就说走错了。小绿噗嗤的就笑了,小姐回来,你自然要跟小姐睡。

  我虽然懂的不多,但知道是寄人篱下不能在闯祸了。可东子和小胖子爬上媳妇姐姐家门口的石兽,兴奋的说,石头哥,我发现它们能飞!

  然后听见一个很好听的声音轻轻嗯了声,我艰难的睁开眼皮,看见有个仙女似得大姐姐,长得特别漂亮,好像电视里走出来的大美女。

  石头哥,我觉得二赖子也有问题!他本来就不是我们村的人,还偷偷爬进孤坟里,是他害死我爹妈的。东子气愤起来。

  想着能报仇,我们也不闹腾了,静下心来捣鼓匣子上的锁,它类似于密码锁,可是上面标注的都是些奇怪的符号,折腾了两个多小时都没什么动静。

  眼看就要满十五岁,爷爷让我退学回家,不知道为什么,半年来村里的人都怕我,不管是长辈还是小辈,看见我都唯唯诺诺。

  不多时外面就传来敲门声,还是刚才的小丫鬟,我声音发抖的问:你是人是鬼,怎么突然就会不见了,我告诉你……你别进来。

  我仗着大哥的势头,摸摸他的头,见怪不怪,反正没人敢说,咱们到山里去玩去!

  我念书的时候同桌就有个女朋友,天天牵手,还看见过他们躲着亲嘴,想想都羡慕,要是有媳妇,自己也能亲她小嘴。

  我家后山有堆孤坟,修缮得很好,爷爷说它压着山里的凶脉,有了它村里的人才能平平安安。

  圆滚滚的胖老头一听就站了起来,唾沫星子横飞,指着我和东子说,我孙子来你家玩,却被这两小子打了一顿,你说这事怎么办?

  几位同时上门拜访,不知道有什么事!我媳妇喝完茶,不急不慢的问,声音特别好听。

  小胖子一听就急了,我真能开,只是这锁比我家的多了两道,要点时间。

  东子和我没让他立刻尝试,而是威胁了好一会,最后答应跟他玩,但盒子的事不准说出去。

  我打死都不去,就算没媳妇儿也不去。爷爷气得只拍大腿,最后只能自己去,不多就拖着一具尸体出来。

  后半夜的时候,外面又下起了大雨,雷声滚滚。我缩在床头瑟瑟发抖,天明的时候才从窗户爬了出来。

  两人一合计就跑山里了,不过遇到小狐狸的地方没敢去,跑别的山去了,眼看天色发黑也没逮到什么东西,肚子也饿了,准备回家吃饭,但就在这时看见远处有个金色的土堆,东子和我好奇,爬到上面左看右看,以为是座金山。

  嗯!她应了声,知道我要问什么,开口说,苏家村的事不简单,你把匣子里的书看完,我在告诉你。

  东子推了我一把,我走了过去,媳妇儿就问:他们说的对不对?

  小家伙脸都吓白了,双手握着小鸡鸡,我把他抱到桌子上,指着匣子问:你能打开?

  媳妇儿喝了口茶,我低着头去看,还是没看清容貌,不过就是那天迷糊间看见的仙女姐姐,心里顿时美滋滋的。

  我抱着他,你不会死,苏家村只剩我们两人了,我们还要报仇。

  不多时还来了两只大老虎,蹲在外面不走,东子跟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,夜里实在太困了,加上年幼没有什么意志力,两人都睡着了。

  现在想想,小狐狸上套后自己就解了绳子,那小屁孩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那时候来玩,还有那什么尸王更是扯淡,我跟东子挖了半个多小时没动静,非得到后面才跳出来。

  小狐狸的话音才落,大汉立刻站了起来,你们这算个球,老子正在修炼,房子被人扒了不算,两泡童子尿下来,弄得老子损失了两百年修为,这事你说怎么办!

  醒来后,我和东子接受了现实,但我把苏家村的每一个细节都深深的记载脑海里,只要有了稳定的生活环境,我和东子就会踏上复仇的路。

  要跟媳妇儿睡一起?我脸唰的就红了,要知道这才第一次见面啊!不过想起她的模样,就想亲她的小嘴。

  苏家村的人都死在木钉上,但爷爷是用木钉自杀的,其它人也是这样吗?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自杀?

  爷爷的手哆嗦着,声音发抖的说,多少年了,还是不想放过咱们啊!

  洞房花烛,没人教过我要做什么,平时也没接触过,红着脸站在外面不知道怎么办。

  四周顿时一阵死寂,爷爷问我看清是谁了,我抹着眼泪说没看清。那种情况下,能看清才怪。

  孤坟塌了,青石墓碑从中间裂开,碎石落了一地,塌陷的地方露出个大洞,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。

  我和东子大气不敢出,等了半个小时才爬出来,挨家挨户的去找,但不管是人还是家畜,全都死了。

  每逢初一,爷爷都会带着我去上香,烧完纸就摸着我的头说,再过几年,爷爷就留不住你了。

  东子哇的又哭了起来,都死了,三爷爷,我爹我阿妈都死了!

  我忘记了害怕,身上全是血红的泥水,不停的找,可是没有一个活人,也不见爷爷。

  拐过弯道就看见村长倒在地上,旁边的雨水血红血的,我害怕的走过去,看清后吓得怪叫一声,跌坐在泥水里。

  我媳妇的家特别大,人也特别多,不管我和东子去到那里,路上的人都要停下来,恭敬的让路,几天来我们也忘记了伤痛,变得肆无忌惮起来。

  东子眼睛瞪得滚圆,指着他们就要喊,我赶紧扑过去捂着他的嘴,也不敢站起来,一路爬回村子里,躲到青棚的枯草下面。

  从没见过媳妇儿,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能呆呆的站着。白衣姐姐路过旁边的时候,冷冷的开口:跟我来!

  这些天我脑袋里装着的都是媳妇儿,被他一吓唬,还真的怕媳妇儿没了,打了手电缩手缩脚的爬了进去。

 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,媳妇姐姐在穿衣服,桃花俏面,粉唇雪肤,好像画里的仙女,看得我心潮澎湃。

  这还没完,随后又来了个老头,胖得像个圆球,后面跟着个不穿衣服的小孩儿,正是哪天被我打屁股的小鬼头。

  虽然着急,但我还是收了起来,白天也没出去玩,晚上的时候媳妇姐姐才回来,跟我们吃了晚饭,我心里装着事,心不在焉。

  听声音我就知道是小鬼头,急忙将盒子藏了起来,门被推开,小鬼头背着手老气横秋进来说,要是小爷我,动动手指就开了。

  我还在想小棺材有什么可怕的时候,爷爷站起来说,来几个人把二赖子抬到村头磨盘,家里养狗的都拉到磨盘来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怕也没用。

  最后一天,爷爷开始交代一些东西,让我去了要听话,不能捣蛋,好好过日子。还给了我一只银手镯,说家里没啥值钱的东西,手镯是奶奶留下的,将来给我媳妇儿。

  迷迷糊糊间,我听到有个女孩惊叫,然后大喊:小驸马,是小驸马来了!

  除了我爷爷他们,估计没人能开了!小胖子也不敢托大了。

  半夜的时候村头的狗都开始狂叫,不一会鸡鸭牛都叫了起来,那声音凄厉得让人毛骨悚然。

  我脸上火辣辣的,感觉特别难受,喉咙干干的点点头,她掩嘴笑了笑,伸手说,傻,给我看看。

  晚上我一个人躲在被窝里,新郎官的衣服搁得难受,但还是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。

  我脸色也变了,丢了铁锹,抓起书包拉着东子就往村口跑,途中顺手将村长眉心的木钉拔下来揣在怀里。

  房间里很快就只能听见我噗通噗通的心跳,想起以前的同桌老是牵她女朋友的手,就悄悄的从被窝里伸了过去,摸到媳妇姐姐的手,柔柔的,软软的。

  离我生日还有七天的时候,他让我试穿了衣服,好像真的要结婚的样子。但新郎官有了,新媳妇呢?

  我傻乎乎的笑了笑,有些不习惯,但应该是媳妇家,只是这架势,难道是逃亡山里的大地主?

  爷爷拉着我回家,让我换上新郎官的衣服,村长和几个小伙子在院里烧了那具小棺材,里面的小血人也给捣得稀烂。

  恍恍惚惚间,我听到房间里有脚步声,服侍我们的小丫鬟在讲述发现我们时的情形,最后说,他们一直哭,哭着哭着就睡着了。

  里面有本书,还不等她拿,我立刻抢了过来,抱在怀里。她没生气,只是哼了声,拉过被子躺了下去。

  我也不知道,穿了鞋子偷偷打开门,外面立刻出现一个女孩,穿着好像古代的丫鬟,看见我就掩嘴轻笑,小姑爷,小姐出门去了,过几天才能回来!

  他能随便逛,可见跟媳妇姐姐关系不错,不过想起前几天的事心里就有火,使了个眼色立刻和东子跳上去把他抓住。

  年纪跟我差不多的女孩立刻伸出手腕,委屈的说,白姐姐,你看!

  爷爷说到这里,喉咙里咯咯作响,说不出话来,眼睛也瞪得滚圆,脸色发青,突然将我推开,从怀里掏出一根木钉,猛的插在自己眉心。

  我想着早点看懂,让她告诉我真相,多年后才明白,她是想让我先摆脱苏家村的阴影。

  爷爷也变得奇怪起来,给我准备了一身新郎官的衣服,外面是红色,里面是白色。

  走到山里,累了,也忘记了难过,东子这才问我要往那里走,我也懵了,爷爷没说地址,要是住在大城市里,茫茫人海可要怎么找?急忙从书包里翻出塑料袋,里面有张老旧的羊皮地图。

  爷爷听了笑得很开心,摸着我的头说,你可是小驸马,等十五岁了,你媳妇就会来喊你。

  我点点头,二赖子的尸体被黑衣人带走,绝对有问题,但杀害苏家村的凶手,还是那些黑衣人。

  然而就在这时,土堆里传来一声惨叫,我和东子吓得滚了下来,土堆炸开,里面飞出一具黑漆漆的大棺材,追着我们不放。

  好孩子,别哭!爷爷挣扎着坐了起来,从怀里拿出个塑料袋塞到我怀里,拿着它,去找你媳妇。路上别让任何人看见你们,记住,别去报……

  苏家村不大,只有三十多户人,但都姓苏,出点事都很团结。不到傍晚,磨盘就搭起了个棚子,二赖子的尸体就放在里面,周围拴了十几条大狗。

  我的脸唰的就红了,她也愣了几秒,猛的将我推开,侧身后冷冷的说:睡觉!

  虽然觉得爷爷是老糊涂了,但心里还是蛮期待,要是真有媳妇,她会是什么样子?

  坐在椅子上,越想越难过,以前家里穷,但爷爷什么都向着我,可是现在爷爷没了,苏家村也没有了,想着想着自己难过起来。

  你就知道吹牛皮,浪费大爷们的时间!东子有些沉不住气了。

  老棺里的东西哼了声,瞬间飞了回去,我和东子脸都白了,往后几天都不敢出门,我媳妇家周围不是怪异,而是吓人。

  吃过早饭媳妇姐姐就出门了,书也被她带走,所以东子喊我去玩的时候也就没有犹豫,出了大门才看见小狐狸和小胖子都在。

  不多时几人果然来了,脸上都带着面具,看不清模样,只听见有个人说:地脉已经好了,加上苏家人的血祭,应该差不多。

  随后是个大汉,身上穿着长袍,他一来客厅里的温度就降低了很多,看都不看我们,也是自个儿坐下了。

  我清醒过来,想把爷爷的尸体拖下山,可是太重了。而且就在这时,远处的山路上来了几个黑衣人。

  听说十万大山里还有集市,我也比较好奇,只是一来二去,恐怕又要天黑才能回来,有些不想去。

  但还没等我抓住,她猛的翻身起来,一脚将我踹下床,怒道:你给我老实点,今晚就睡下面。

  家畜叫了个多小时,村里才变得死寂,就在这时,我听见院子里有声音,偷偷拉开窗帘看了眼,有几个黑影从我家大门出去。

  东子吃着吃着突然停了下来,抹着眼泪说,石头哥,我想我爹妈!

  爷爷没上来,折头又爬了进去,片刻后抱着一具小棺材出来,打开后里面有个红色的小人,眉心钉着一根木钉。

  他们一走,我急忙把刚才的话说了出来,媳妇姐姐理都没理,哼了声说,小绿,看好他们,要是敢出家门半步,给我打断腿拴起来。

  东子喊了声:走嘞。石兽突然动了下,瞬间腾空飞了起来,他大喊大叫,满脸兴奋,估计我不在的时候已经玩过了。

  我一听要见媳妇了,心里又高兴又害怕,高兴的是她回来,我就能打听是谁害了苏家村,怕的是她要是长得丑怎么办?

  第二天小胖子来得早,混了顿早饭后我们就躲到屋子里,他也没说假话,捣鼓了半个小时匣上的锁就开了,但打开后我们都傻眼了,里面还有个盒子,上面的锁更加复杂。

  床边什么都没有,半夜冷得很,我噘了噘嘴,准备回去跟东子睡,但才走了两步,媳妇姐姐就冷哼,你敢出去,我就打断你的腿。

  但才过去小兔崽子就朝我们吐口水,我来了性子,两人把他捉住,狠狠的在屁股蛋上扇了两巴掌,那小孩儿哇哇大哭,我们赶紧给放了,可一眨眼他就不见了。

  老棺立刻停了下来,里面传来个愤怒的声音:让你家小姐出来,今天老子非要说个理。

  而远处依旧是十万大山,东子和我都绝望了,他肚子疼得在地上滚,哭喊着说,石头哥,我是不是要死了。

  外面雨已经停了,但整个村子都没了声音。我怕弄脏衣服,从外面开了门换掉新郎官的衣服,撒腿就往磨盘跑。

  正要放弃的时候后,门外突然传来个稚嫩的声音:两个傻子!

  傍晚爷爷换了身衣服,吩咐躲在屋子里,不管谁喊都别出声。我不安的看着身上的衣服,问是不是媳妇儿来了也不开门么。

  说着两人都哭了起来,边哭边吃,最后不知道是哭累了,还是吃累了,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。

  荒坟前一片凌乱,还有不少乡亲们的尸体,我扑到坍塌的坟前,看见爷爷躺在泥水里,身上全是抓痕,翻卷的皮肉都是黑色。

  既然是自己媳妇家,我也没多想,肚子饿得实在难受,就问小丫鬟有没有吃的,她点点头,转身走了几步眨眼就不见了。

  很快东子也醒来,揉着眼睛问:石头哥,这是你老婆家吗?

  但刚到院子里,后山就隆隆作响,无数山石崩飞下来,东子怪叫一声说山要塌了。

  洗漱后我就想看那本苏家秘术,但拿出来就被媳妇姐姐夺了过去,去玩吧,你也看不懂,我晚上回来教你。

  半夜的时候实在太困了,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,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盖着粉红色的被窝,里面还有媳妇姐姐身上的香味,不过她人不见了。

  媳妇姐姐再次看来,我急忙低头,现在算是清楚了,女孩就是小狐狸,胖老头是那小子的爷爷,至于那大汉,肯定就是棺材里的人。

  爷爷听到声音,在外面问,我吓得来不及回答,转身就往外爬。到洞口的时候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说看见死人了。

  东子和我的年龄根本做不了什么,而媳妇姐姐看着就很厉害,想报仇只能依靠她。

  我们气鼓鼓的回房,东子说,石头哥,你媳妇漂亮是漂亮,就是太凶!

  三爷!村长看见小人,一屁股坐在地上,全身瑟瑟发抖。大伙儿的脸色也都变得煞白。

  我和东子都看不懂,好在认出了山沟里的小河,有根红线顺着小河延伸,但爷爷从小就跟我说,那条河通往十万大山,从来没人能进去。我媳妇家难道在大山里?

  庆幸的是第二天我们还活着,大老虎不见了,树洞外多了几只野兔,我和东子饿得不行,但生了半天火都没着,只能吃生的。

  现在不是看书的时候,因为媳妇姐姐出去回来,肯定打听到不少消息。匆匆收起来,钻进被窝后才喊:老婆!

  我吓得脸色铁青,打死都不肯去,说有那么多大人,凭什么让我个小孩去。村里的人都不作声,爷爷说坟里只有我能下。

  知道它们是在保护我,心里也不怕了。第七天的时候我和东子身上全是伤口,衣服早已破破烂烂,长时间吃生食,肚子开始疼的难受。

  白胡子老头也站了起来,我孙女到后山玩,差点被这两小子抓了,最后虽然跑了,但伤了手脚,你说这事怎么办?

  动物口吐人言,我和东子吓得屁**流,连滚带爬的跑回家,整天都不敢出门。就连服侍我们的小丫鬟都奇怪了,偷偷议论小驸马怎么突然转性了。

  三人一听全都站了起来,脸上笑呵呵的,连忙点头说,满意,满意!

  我急忙看过去,苏东从青棚下面爬出来,满脸都是血水,出来后嚎啕大哭道:都死了,都死了!

  看书……我应了声,翻身爬起来就要看,但媳妇姐姐转身,伸手拉了下,我重心不稳,顿时扑倒在她身上。

  他一哭,我也跟着哭起来。好一会才哽咽着问他有没有看见我爷爷,苏东点了点头,指了指山上,三爷爷追着害我们的人去了后山。

  我诺了声,心里噗通噗通乱跳,不知道媳妇姐姐是什么感觉,但我的感觉好奇怪,刚才真的很想亲她,可是反应过来她就侧身了,心里有些懊悔。

  我在他屁股上拍了两下,威胁道:你敢哭,我就割了你的小鸡鸡!

  我诺了声,轻轻的爬上床,看见她没戴面纱,俏脸如仙,薄薄的红唇水润水润的,我吞了口唾沫,轻轻躺在旁边,悄悄拉过被子盖上,不敢做别的。

  我翻了下书,封面上写着苏家秘术,旁边还有个长形的小盒子,打开后里面有把血红色的小刀。

  我回来的时候她正在脱裙子,满屋的体香,也不避讳我,最后只剩一层粉粉的薄纱,回头看着我问:好看吗?

  中午,府上的人都站在门口,那阵仗吓得我跟东子都不敢抬头,不多时远处出现一顶红轿,停在门口后上面走下来一个白衣女子,我知道那就是媳妇儿,不过脸上带着面纱,看不清容貌。

  最后哭累了,我坐在血水里,不停的喊着爷爷。就在这时,棚子下面的枯草里有人喊了声:石头哥!

 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,爷爷当时的脸色白得吓人。后来村里的人都往山上跑,我也跟着爷爷去看。

  那天夜里突然下起了暴雨,雷声不断,第二天村长就在外面鬼喊辣叫,爷爷披了衣服起来开门,他进门就喊:三爷,坟塌了。

  下午我和东子又闲不住了,但小狐狸的事吓得不敢上山,就在花园了玩,突然看见水潭边有个光屁股的小孩儿,好奇的跑过去看。

  小绿带着我来到一间大房子前,自个儿就走了,我停在门口不知如何是好。过了很久才摄手摄脚的推门进去。

  想起爷爷我也顾不上怕了,连滚带爬的往前跑,到磨盘的路上全是尸体,都是村里的人,眉心都钉着木钉。

  小驸马是我的小名,不懂事的时候小伙伴们喊起来觉得特别神气,大点后听着就特别扭,我让他们不许喊,后来真的就没人再叫了,好像在怕什么。

  背后轰鸣不断,刚跑出村子,整个后山就落了下来,苏家村瞬间被泥石流掩埋。东子和我远远看着,边抹眼泪边走,嘴里喊着亲人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线上赌钱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