刷爆朋友圈的大喜哥离开青岛 往后余生愿你一切

时间:2019-09-10

  他的女儿曾在一场意外车祸中丧生,妻子因为悲伤而精神失常,离家后就此失去了消息,找寻多年都不见踪迹。 面对不同的言论,他曾说:“我穿了20多年的女装,从来没有犯过法,也从来没有害过人。” 这些年,穿女装,葛昭宝21+9山西胜八一 悍将53+11天津险胜北控捡垃圾,让他背离大众的常态。被非议,被指责,他都一笑置之,他用书本和日记在心中为自己筑起一座高高的城墙。 但实际上,生而为人,我们抱歉什么呢?我们抱歉还未兑现的诺言,抱歉路途中遗失的美好。 养父去世,养母得了肺癌,为给养母治病,他把养父留给他的房子低价卖了,最后没了房子,养母的病也没有治好。 白面浓妆盖不住苍老的面孔,一身女装凌乱不整,红头绳扎着双马尾发丝斑白,一夜之间他成了青岛人家喻户晓的人物,人们觉得很有趣,于是叫它“大喜哥”。 天总是不随人愿,原本美满的家转眼离散,只剩下了孤零零的自己。刘佩麟的世界一下子崩塌,被悲痛填满,而他的余生也注定了漂泊无依。 他从未与人为恶,也从未对不起谁,最多,只是冒犯了人们习以为常的平庸罢了。 人们认识他源自2012年潍县路的一场大火,大火烧了一处民宅,而废墟中那户人家的主人一身夸张的扮相踉踉跄跄地跑进新闻镜头。 “大喜哥”这个名字,在青岛曾经一段时间贯穿了所有关于“异类”的新闻,这个女装扮相的男人,推着自行车走遍青岛的许多垃圾场。 曾有人借着他的热度说给他安排公寓和工作,为了不被嫌弃,他逼着自己换过男装,但他依然无法被人们接受,那个公寓他只住了25天,就被强制收回,找工作更是没了信儿。 他想起儿时偷穿养母的高跟鞋,花棉袄,想起养母给他穿上漂亮的花裙子时自己开心的模样。从此,女装便成了他余生的心灵寄托,他穿上女装,化上浓艳的妆容,扎上辫子,变了一副模样。 就在今天下午1点,大喜哥踏上了飞往福州的飞机。据说那边有人愿意收留他。此时,他已经离开生活了六十多年的青岛,去追寻自己的“家”了。 城墙里没有伤害和困顿,没有孤独的人山人海,墙内只有他和他爱的书与诗歌,那是他的全世界。 真正的他,尽管身在破败的垃圾屋中,但行为得体,目光澄澈,喜欢老舍和巴金的书,熟读毛主席著作,他爱日记,喜欢诗歌,也向往文学世界。 父母健在,家境富足,本以为那就是他的一生,却没想到接二连三的噩耗,改变了刘佩麟的一生。 即便他的人生夹杂着巨大的悲怆,但他知道,唯有活下去,才能在命运的罅隙里撕开一道光。 对于网友来说,“大喜哥”是个猎奇的故事,一个有趣的人,但对于青岛人来说,他是曾经某一天的擦肩而过,是听了无数遍的名字,也是小青几年前曾经深度采访过的一个主人公。 那也许是他的希望,他期待着能在窘迫的夹缝中找到一个出口,能在窘迫和卑微的生命里开出花来…… 刘佩麟生于1956年,三岁的时候被亲生父母遗弃,被养父母领养。小时候他衣食无忧,被养父母视为己出,童年过得很幸福。他也在养父母的庇护下顺利在青岛二中读完了高中。 他默默走在路边,不声不响,路人时常投来诧异的眼神,人们取笑他,排挤他,甚至畏惧他,所到之处都是低声的议论,他习以为常。 曾经给养母治病时,除了卖房的钱的还借了亲戚和朋友十八万元,他清清楚楚地一笔一笔记下,靠着拾荒,还完了债。 是啊,这个打扮怪异,看似与世界格格不入的人,遇见别人会礼貌微笑,怕人嫌弃他,总与人保持着合适的距离。 尽管人生以痛吻他,他却仍愿意报之以歌。刘佩麟见过了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,可他还是愿意用最纯真和美好的心去对待身边的人。 后来刘佩麟被分配到市南区服装厂,认识了当时的妻子,并结了婚,生了一个儿子。 曾经有记者去采访,怕别人嫌脏,会搬来唯一的板凳,并在上面铺上一层报纸给记者坐。 当女孩夸耀了一下他手上的镯子好看,他不假思索的要将带了十几年的镯子脱下来送给女孩。 有人请他吃饭,别人问了一句东西好吃吗,他马上将自己舍不得吃的美味夹进对方的碗里。 给他一瓶饮料,拧开盖子的第一反应,他会先询问对方喝不喝。 刘佩麟就是这样一个人,贫穷和磨难,从未削减他的善良,也从未让他憎恨过世界。他有丰富的精神世界,看待人生是透亮的,对待别人是温柔的。 太宰治在《人间失格》里说:“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。”在那些虚无主义者的眼中,一世为人,是一件“失格”的事情,他们抱歉生的困惑和死的谜题。 抽烟的女孩,并不一定很随便,她也许也扶老奶奶过马路;纹身的男人,不一定很野蛮,他也许会因为小孩哭而手足无措;抑郁症不是精神病,生病前也许他也很爱笑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线上赌钱平台